您的位置:

首页> 明星小说> 生日快乐,我的小妖精

生日快乐,我的小妖精 - 生日快乐,我的小妖精

由纪紧了紧自己的外套,虽说现在已经入春了,但是夜晚的气温还是比
的,让她觉得有点寒冷。她现在觉得自己是不是提前衰老,开始有老年癡呆症了,
之前是把买的零食袋忘在车上,钱包还在袋子裏,当时还以爲是钱包落在家裏,
準备用自己藏在某处的整钱,还好在要移动的时候找到了,真的是谢天谢地。原
本以爲自己会吸取教训,但今天自己又把钥匙落在休息室裏,到家时才发现。后
来经纪人说在她那,要给她送过来,可是由纪想了想现在都已经这麽晚了,而且
这一天她也跟着自己跑了各种工作地点也累了不打算劳烦她了,就谎称自己包裏
有备用钥匙。

  由纪收到经纪人明天再给她的回複后靠在门上,歎了口气,现在该怎麽办呢?
要不要去酒店住一晚?但要是拍到让人误解的照片又是一堆舆论。还在那裏纠结
的时候,手机铃响了,看着来电人的名字让她不禁皱了下眉,她怎麽这麽晚还不
睡,明明她今天晚上没有工作安排。由纪还想着那人爲什麽还不睡的原因,可手
机的铃声和震动在催促着她快点接电话。

  「怎麽这麽晚才接电话?」还没等自己开口,对方就先埋怨自己。

  「对不起,刚才在想点事情。还有应该是我说你才对,麻友,你怎麽到现在
还没有睡?」没能在第一时间接起恋人的电话,自己是有点理亏,但是自己还是
有反击的武器。

  「我正好在看剧本,一不小心就这麽完了,你到家了吗?」两个人对对方的
日程安排比自己的还清楚,麻友刚才放下剧本看了下手机时间想说由纪也差不多
到家就打了个电话给她,再加上新戏还没放就有的改名风波,让她最近头也有点
大,想和由纪聊下天放松心情。

  「对哦,麻友现在有新戏要拍,这几天麻友也是辛苦了。」她有看到改名的
新闻和麻友最近的新闻照片,其实也蛮心疼麻友,只是最近都没时间去找她。

  由纪看着另一只手的手指,又在想说要不要告诉麻友自己没有钥匙进不了这
件事,一方面不想让麻友担心,又一方面怕麻友时候知道要说自己,在几秒的头
脑风暴中,她做了决定,「那个关于到底有没有到家的问题,怎麽说呢?要说到
家也是到了,但是……」

  「嗯?别和我说你钥匙丢了,麻麻 rin又不在东京了,现在进不了家门。」
麻友听由纪支支吾吾地在那裏,直觉告诉她这货肯定有什麽问题,现在她又是一
阵沈默不用想自己猜对了,感觉自己的头更痛了,「你是笨蛋吗?把钥匙都弄丢
了!」

  「不是弄丢了,只是落在了休息室。明天经纪人会再给我。」由纪还是在那
裏垂死挣扎,就算麻友的语气有点可怕。

  「那还不是一样,你现在不也进不了家门吗?」麻友听由纪还没认识到自己
的错误,语气就更加严厉了。

  被兇了的由纪只好缴械投降:「唔……我错了。」

  麻友听到由纪示弱了,语气也软下来了:「真是的,你现在就到我这裏来吧,
你也没什麽地方可以去。」

  「但是都这麽晚了,那样会打扰到麻友的家人吧,都这麽晚了,我还是到附
近的酒店住一晚就好了。」由纪想现在要是过去肯定会打扰到对方的家人还是算
了。

  「我现在不在家裏,确切说是不在家裏,反正你到我这再说!」麻友说完就
把电话挂了,由纪还举着手机呆在楼道中。麻友什麽时候搬出家裏了?怎麽都不
和自己说一声?麻友一个人住麻友没问题吧?由纪现在完全开啓妈妈一样胡思乱
想的模式知道麻友发过来告诉她地址的信息的铃声把她拉回来现实。她一边揉着
自己的耳朵,点开了信息查看地址,发现在自己家附近不远的地方,步行几分锺
就能到了。想了下路线,由纪马上动身前往那裏。

  由纪走在路上想到去年 UTAGE的收录时也将外套落在休息室裏,麻友第二再
给她。那时麻友在自己后面离开,看到由纪位置上熟悉的外套马上就发信息给她
确认下,然后表示第二天带给她,就将外套收收好,她不会告诉由纪在抱着满是
由纪味道的外套时有多满足。

  到达麻友所给的地址的楼下,由纪环顾了下周围确定没什麽问题后才进去坐
电梯上楼走到麻友给的门牌号敲了敲门,隔着门听到裏面的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跑到门口后没有问来人就直接开门。

  「麻友,这样子不问来人是谁就开门可不太好。」由纪说教麻友的同时走进
玄关顺手将身后的门关上。

  麻友看了她一眼从鞋柜裏拿出一双拖鞋,拿过由纪的包:「因爲清楚你敲门
时的声音和节奏。拖鞋应该还合脚吧?」

  「正好。」由纪稍微走了几步确认了大小,「要是我敲门声音再快点和用力,
那是不是就分不清我呢?」

  「嗯……还是会分清,因爲我觉得我和你有心电感应,你要是接近我的话会
感受到。」麻友稍微想了下确认自己的答案。由纪听到这个答案后笑了笑,从后
面抱住麻友,两个人一点点地挪到客厅的沙发上,在这段距离由纪沈醉于麻友的
发香味,但是对麻友来说算是很头痛。

  坐到沙发上,麻友拍掉由纪抱住自己的手:「好了,你先在这裏坐会儿,我
给你倒杯热水。」她现在真的怀疑自己在和一个假年上在交往,这人现在变得这
麽爱撒娇了?明明以前是比较冷的人。麻友在厨房烧水的时候,由纪坐在那裏脱
下自己的外套环视客厅,很简单单调的一个客厅,所有的家具只是陈列在自己该
在的位置,没有做什麽装饰就连一张桌布也没有铺在饭桌上,看起来不像是会一
直住在这裏。

  「给你。」几分锺后麻友从厨房出来将手中的一个杯子递给由纪。由纪将外
套移到一旁好让麻友坐下来。

  「谢谢,麻友怎麽会想到搬出来?」由纪拿过杯子,麻友坐到由纪的旁边,
因爲暖气开得很足就没贴很近。

  「爲了不打扰到父母,毕竟他们现在年纪也大了,而且拍戏的结束时间又不
一定,半夜回去会打扰到他们,反正拍完戏就搬回家了。」麻友吹了吹热水小小
地喝了一口,但是因爲自己猫舌的原因基本就没喝多少,拿开杯子伸着舌尖在外
面。

  由纪因爲麻友这幅可爱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深,也喝了一口水:「麻友酱真
的很可爱,也长大了,明明在我面前还是个小孩子一样喜欢恶作剧。」

  「唔……那只是在你面前才这样。」麻友说的很小声,但是由纪还是能清楚
地听到,看着她那笑嘻嘻的脸,麻友有点点火大往旁边坐一点远离她。由纪凑过
去贴近麻友,麻友赌气地坐到最边上,由纪就直接黏上去了。

  由纪的体温和体香直接包围着麻友,麻友现在不是火大了,更多的是别的感
觉。「由纪好了啦,再贴过来水都要洒出来了。」两个人的杯中还是有很多水,
要是两个人动作幅度大点就会洒出来。

  「是是是,我不闹了。」由纪稍微坐开点再喝了口水,麻友稍稍松了口气也
喝了口水,斜眼瞪了下在那裏装作无辜的由纪。

  「真是的,我成熟了,你倒是像个小孩一样,连钥匙都忘了。话说怎麽会在
休息室裏把钥匙给拿出来?」麻友爲了让自己有点威严就用这个扯开话题。

  由纪低下头想想:「啊……因爲那时候在整理包,然后要急着坐末班车,急
急忙忙把东西塞进去就落在那裏了。てへぺろ(•ω<)」同时做了个 wink,吐着
舌头,手比了个 peace放在头上。

  「由纪,虽然我和阳子认识,但是这个已经过时了。」麻友很冷静地吐槽着
自己那位还做着过时动作的恋人。虽然还很想吐槽她爲什麽要回家了还要整理包,
但还是想算了,她肯定又会卖萌糊弄过去。

  「嘻嘻,因爲最近很少和麻友单独在一起,所以想放松一点。果然和麻友在
一起就很轻松,感觉和麻友做任何事情都会觉得开心。」由纪放下已经喝完水的
杯子,然后用力地伸了个懒腰,衣服因爲动作往上伸了点,露出白皙的肚子。麻
友一直看着她的动作,下意识地咽口水:这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麽吗?

  由纪伸完懒腰看着麻友觉得距离有点远,她把麻友手中的杯子拿下来放到茶
几上,人又贴着麻友,握住麻友的手放到自己腿上,捏了捏她的手掌和指尖,觉
得捏起来超级舒服。但是因爲这个行爲,导緻麻友的手臂一直蹭着由纪的胸。不
行,明天还有工作,要冷静……

  「麻友的手果然很舒服呢,也很好看。」由纪说出的这句话让麻友理智线绷
紧了。

  「你知道你这句话会给你带来什麽吗?」麻友压着声音从牙缝裏说出这句话,
想留有余地,可由纪那完全懵懂的表情让理智线彻底崩掉了。从一进门就被抱着,
她的体温和体香已经让自己有点开始想入非非,再加上刚才那些行爲让她豁出去
了。

  麻友推倒由纪趴到她身上:「既然你刚才说觉得和我做任何事都开心,那接
下来能不能让我久违地贪食你的身体呢?好让你知道你的话给你带来什麽快乐。」
虽然嘴上在询问,但是手却已经伸进由纪的衣服下摆裏,还好刚才一直捧着装有
热水的杯子,手不冷。麻友轻抚着由纪纤细而平坦的腰腹,由纪有一点腹肌只不
过平时看不太出来,可这让麻友摸起来的手感很好。

  由纪低头看着麻友,麻友那如同狩猎者盯上猎物的眼神和腰上麻友的抚摸这
让她有点迷糊。麻友的手就像是有电流缠绕,每经过一寸肌肤那些电流就刺激着
皮肤下的神经末梢,那些电流带着舒服和瘙痒,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快感。这名爲
情欲的电流再沿着神经到达大脑,已经迷糊的大脑更加无法思考。这完全让由纪
没有回答不能的权利,她只好用仅存的理智告诉麻友最近她的工作还是很多的,
她希望麻友能懂她的意思。

  得到同意后的麻友直接把碍事的靠垫扔到一旁,将由纪的衣服推上去,其实
自己很想把这件衣服直接粗暴地扯坏,但这是由纪平时穿的衣服而且还有点贵就
没办法了。衣服被推上去后,内衣所包裹的柔软就弹出来了。前段时间由纪爲了
修身,使她那原本十分饱满的柔软稍微缩小了几分,这也让麻友有点点小小的不
满。她将有着蕾丝的布料拨到两旁,双峰更加直接的展露在她面前。顶端还没有
完全立起,但这不妨碍麻友调逗她们。麻友的手指沿着顶端旁的一圈打转,时不
时还拨弄着乳尖。

  「哼……唔……」一直忍着声音的由纪,到最后声音还是出来了。麻友听到
这些声音很开心,这像是鼓励她做的更加过火点。她含住一边完全挺立的顶端依
照自己的本能吮吸,脸几乎埋在上面能够汲取更多由纪身体散发出的香味,体温
升高味道也随之变得浓郁,另一边的柔软则是用没支撑着自己的手揉捏,力道时
轻时重这更能让由纪感受到快感。

  由纪享受着麻友爲她的服务的同时,手摸着麻友柔顺的短发。要说自己不想
和麻友缠绵,那是不可能的。可是麻友从年初到现在的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好,再
加上最近自己要akb和ngt两边跑,根本没时间也不忍心提出自己的要求,好不容
易有时间可以和麻友独处,也是互相靠在对方身上好好休息。手顺着麻友的发丝
移到麻友的耳朵,揉了揉还稍微有点恶作剧般地力道稍重地捏了下麻友的耳垂,
惹得麻友轻声哼了下。

  原本还有点点想得意下的由纪,还没有笑出声,胸前就传来一阵刺痛但也带
来快感:「唔!痛!」

  麻友用她不算尖的犬齿咬了下由纪的乳尖,自己的身体其实也因爲情欲的上
升而变得敏感,原本就敏感的耳朵敏感度又上升了一个度,被由纪这麽捏一下让
她差点呻吟出声。她松开由纪的乳尖,从由纪的乳沟一点点啃咬到刚才衣服推到
的位置,导緻自己不能继续啃咬让她很不爽,她坐起身单手环住由纪的腰抱起另
一只手迅速地将由纪的衣服和内衣脱了扔在地上。由纪也是很顺从任由麻友摆布,
被脱衣服的时候缩着手好方便脱下,在衣服脱掉后也双手环住麻友的身体再躺下。

  「最近你最好穿高领的。」麻友说完就继续享受自己的夜宵,从锁骨的位置
一直往上到下巴,留下一道浅红色的印子。由纪也没有多说什麽,因爲就算说不
行现在的麻友也停不下来,也打算好这几天出门脖子那裏要做好遮瑕了。还好由
纪在工作就已经卸完妆了,所以麻友很放心地咬住她的下巴,还轻轻舔了一下,
由纪也擡起头方便麻友的动作。

  麻友松开自己已经调戏过的下巴,继续往上,由纪以爲麻友要和自己接吻,
闭上眼準备迎接麻友的吻。可是等了很久却没有,由纪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是麻友
邪气的笑容,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麻友就往下移含住刚才另一边只是用手挑逗的
乳尖。「哈啊……麻、麻友……哼唔……」由纪用手背挡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可是麻友对待乳尖的调戏让她的声音完全克制不住。

  麻友的一只手伸到由纪下身将她的裙子一点点拉上来,直到裙子全部超过由
纪的胯部。麻友分开由纪的双腿,抚摸着她的大腿,身下的人也轻颤着。黑色的
丝袜让麻友摸起来觉得很滑,可是却又让她有丝不满,她用力扯开那层黑色的薄
丝,直接触及由纪的肌肤,果然还是这样的感觉最舒服。虽不及丝袜的顺滑,但
是能直接感受到她的温度更加真实。麻友勾住已经破洞的丝袜沿着大腿的曲线一
点点扯开,直到由纪的私处。

  因爲丝袜的破裂,情欲的味道更加地散发出来,直接传到两人的鼻间,由纪
脸变得更红,而麻友则是很满意地勾起嘴角。麻友用嘴唇夹着乳尖往上扯,乳尖
所传来的疼痛让由纪有点不安,她紧紧地抓住麻友的睡衣。到了极限的时候,麻
友松开嘴跪坐在由纪的两腿之间,盯着已经变得湿濡的裤。

  「由纪的这裏好湿,也好香。」麻友的手隔着布料轻轻划了下蜜裂,在划到
花核那裏的时候由纪明显地抖了下,「由纪是有多想被我侵犯呢?」

  「麻友……别说这种话啦!」麻友有点羞人的话让她恨不得那地上的衣服盖
住自己的脸。

  「我偏不。」麻友这时候一点都不想听由纪的话。

  麻友将之前扔到一旁的靠垫放到由纪腰下,好让自己看清楚。她把遮挡的布
料拨到一边,用手指分开蜜裂。「由纪粉嫩的蜜穴一张一合的,是在等着我的进
入吗?那我就稍稍满足你一下好了。」麻友给由纪叙述着她看不到的情况,也插
入一根手指,有着爱液的润滑进入的很顺利。麻友的一字一句就像是她的手指用
力地按着由纪的敏感点,蜜穴本能地缩进,爱液也因此挤压出更多了。

  就算由纪已经意乱情迷,但那些羞耻心还是在:「哼……真、真的别……哈
……别说了……」

  「刚才的爱液流的更多了哦,而且小穴也将我的手指吸得很紧呢。想不想我
动下,让你舒服起来?」麻友的手指刮了下蜜穴的内壁,麻友正好这几天刚修过
指甲简直就像是爲了今天做好準备。

  由纪咬着自己的下唇纠结了下,下身的不适和心中的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不
耐烦和不安使她轻声回应了下,麻友听到后便开始抽动自己的手指,这缓解着由
纪那股不耐烦和不安。麻友手上的速度也随之一点点加快,快感开始从这裏满满
散布至全身就快到最后那一点的时候,麻友停了下来。

  「麻友!」就差最后一点点了,就能到达被快感所囚禁时的最后一刻,马上
就可以解放了,现在完全就是把又重新关起来。由纪难耐地扭动着自己的腰想要
缓解现在比刚才更加严重的不安。

  「告诉我你最爱的人是谁?想被谁送到高潮呢?如果在我手指抽出那一刻还
不说,我就不给你了。」麻友一开始缓慢地退出来,可在才退出半个指节时,退
出的速度变得快了。

  「麻友!最爱麻友,想被麻友弄到高潮!」由纪抛去最后的羞耻心说出最后
一句话,还好麻友的手指还剩一点留在体内。麻友听到后很满意,手指用力地插
入到底,太过刺激使由纪的双腿环住麻友的腰,麻友像是完全不计后果地抽动,
速度也越来越快。由纪很快就到达高潮,身体紧绷了几秒后完全没有力气地放松
下来喘气。

  在由纪完全缓过来后,麻友才抽出留在由纪体内的手指,速度很快让全身现
在都是最敏感时期的由纪又小去了下:「哈啊……」

  麻友用纸巾将手指擦净,捡起地上由纪的外套披在由纪身上。「我现在去放
水让你洗澡,你先休息下。」麻友怜惜地摸了摸由纪有点汗湿的额头,而由纪只
是轻声的回了下自己,看来刚才自己做的有点过了。麻友稍感抱歉地亲了下由纪
的嘴唇,给她一个迟来的吻。

  由纪用着仅存的体力进行了洗漱换上麻友莫名爲她準备的睡衣去了麻友的我
是,她拒绝麻友跟着进来,要是进来谁知道会发生什麽啊!她拖着本来就因爲工
作而疲惫再加上刚才的欢愉变得更疲惫的身体到了麻友的床上,直接睡了过去。
麻友收拾完客厅和浴室,帮由纪的手机充好电,回到房间看到已经熟睡的由纪,
小小的不满她忘了发推特和亲口祝自己生日快乐,但是想想刚才算是提前给了生
日礼物吧就算了。麻友躺到床上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手机裏有一堆line的信息,
到时间了啊,麻友给所有人发了谢谢后在推上发了祝自己生日快乐的推文。今天
推上和line少了某人果然还是有点不适啊,看了看身旁的人幸福地笑着,可是自
己一生最重要的礼物就在自己的身边呢。

  麻友放下手机抱住由纪準备入睡。「麻友……」刚闭上眼睛就听到由纪迷迷
糊糊的声音。

  「嗯?」

  「生日快乐,还有我爱你。」说完由纪就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嘻嘻,谢谢你,我也爱你。」看来今天已经能够很满足地睡着,能做个好
梦了。